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第六章男儿泪

苏倾颜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天亮了。

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她猛地一怔,随后赶紧起身,然后发现自己是在宾馆的床上躺着呢。

她记得昨晚自己坐出租车的时候睡着了,然后现在到了这里,这是怎么回事儿?不会是……苏倾颜不敢再往下想了,赶紧看自己的身体,她发现自己的衣服穿的还好好的呢,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那个司机呢?

咔!

就在苏倾颜沉思的时候,宾馆的门突然打开,苏倾颜目光马上转向了门口,在她的注视下,江尘推开门走了进来。

外面下着小雪,江尘的身上淋满了白花花的雪花,进来的时候先是跺跺脚,然后拍了拍身上,抬头的时候发现苏倾颜直着身醒了,然后俊逸的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你醒了啊。”

“是你。”苏倾颜想起了江尘正是昨天晚上拼车的那个男人,两只眼中露出了惑色,“这是怎么回事。”

“你没猜到吗?”江尘一边拍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着,“那个司机是个坏人,他在车里放了迷药,欲要对你行不轨之事儿,但是我就昏迷了一会儿,然后马上就醒了,发现之后,我还制止了他呢。幸亏我练过,才制服了他,然后就报了警。因为你还昏迷着,所以我就开了个房间把你带回来了,然后我跟着警察去做记录,这不现在刚回来。”

“这样啊。”听完,苏倾颜才明白事情的缘由,她并没有怀疑什么,然后目光担忧的看着江尘额头上贴的那个纱布,“你头上的伤应该是因为和那个司机搏斗弄的吧。不碍事吧?”

“没事儿,只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江尘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笑着摇摇头,随后叮嘱道,“现在这世道什么人都有,前些日子不是网上说了好多关于女生失踪的案件吗,以后可得注意点了。”

“我就昨天参加了同事的聚会,回去晚了,就没让家里人接。”苏倾颜有些后怕,“总之还是很感谢你的。”

“不用谢什么的,举手之劳而已,况且还是救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姑娘。”江尘嘿嘿的笑了笑。

苏倾颜也讪讪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江尘,你呢?”

“江尘?嗯,好名字,我叫苏倾颜,很高兴认识你。”苏倾颜笑靥如花。

这时苏倾颜的手机嘀嘀的响了两声,她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下,顿时花容失色,“遭了,上班要迟到了。

不好意思了,我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再见了。”

“行,路上慢点。”

苏倾颜匆匆忙忙的起来,然后出门,在走廊的时候,江尘还能够依稀的听到苏倾颜打电话的声音,“叔叔,我昨天手机忘同学家里,好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现在去上班了——”

“很快会再见的。”看着苏倾颜出了宾馆,并且坐进了出租车里,江尘这才喃喃的说道。

————

十年前的那天晚上,一场大火,要了江尘母亲叶玉婷的生命,而在那场大火里失去生命的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那天叶玉婷将江尘送到以前她的一个保姆那里,而把保姆家里的那个孩子带到了她哪里玩,可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瞬间吞噬了他们两个人的生命。

本来那天该死之人,不应该是那个十一岁的孩子,而是他江尘!

可是这一切都已然发生,叶玉婷的保姆失去了孙子,他江尘活了下来。

所以,江尘这次回来除了带走母亲的灵位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去见那个保姆。

嘎吱!嘎吱!

胡同里的积雪积了厚厚的一层,江尘一路走去,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积雪承受不住江尘的体重而被踩实,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回头看去一排深深的脚印赫然的出现在眼帘之中。

江尘哈着重重的寒气走到了胡同里的一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没有锁,轻轻一碰,门就开了,江尘就自己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破烂的瓦房,这里是姜城的城中村,基本上都是一家一户,可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周围基本上也都林立起了高楼大厦,唯独这一家,低矮的瓦房,在这里显得异常的凄落。

虽然雪花覆盖了整个院子,但是却依旧遮盖不住院落浓浓的破旧的气息,院落里那一棵已经干枯只剩下一根主干的梨树,似乎在向人宣告着这家的破落。

江尘四苏的环视一眼,然后朝着堂屋走去。

堂屋里面只是摆设了几件很简单的木头家具,而且看起来年代也有些久远,给人一种古老而凄惨的感觉。

墙壁之上白色的漆料有些地方也已经脱落,露出了灰色的泥土,十分的破旧。

“佳怡,是你回来了吗?”正在这时,一个苍老且孱弱的声音率先的响起,声音的深处流露着浓浓的期盼与等待。

声音是从左侧的那件卧室里传来的,而这个声音让江尘非常的熟悉,正是当年母亲的保姆何忠琴的声音,虽然声音老了许多,可是江尘是不会听错的。

江尘推开门,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一张床,除此之外,屋里在没其他东西。

一个骨瘦如柴,满头白发的老妪扶着床沿儿,正弯着腰在找自己的拖鞋,似乎准备下来看看,可是天太冷了,老妪虽然身上已经裹了好几件的棉袄,可是依旧冷的瑟瑟发抖。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老妪没有在继续找,而是艰难的直起腰来,看向门口。

“你是?”看着眼前高挺的年轻小伙子,老妪那混浊不清的眼窝里浮现一丝的疑惑。

扑通!

让老妪惊讶的是,这小伙子竟然扑通一下,双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砰!

砰!

砰!

老妪还没说话呢,江尘已经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脑袋!

抬起头时,眼中热泪盈眶!

“奶奶。”

男儿膝下有黄金,黄金不抵救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