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不妻而遇

第二章:她从不惹麻烦

唯一还算习惯的是她的沉默,也是当初他同意结婚的唯一理由:她从不惹麻烦。

五年时间他从不踏进她的房间她沉默,他生日她熬了一个多月准备的礼物原封不动扔进垃圾桶她低头,他出国执勤她担心了半年,但他归国期间根本没安排在她面前出现,她还是沉默。

“等下!”但是,这一次,就当战勋爵的身影像是往常一样消失在大门,苏子诺突然像是醒了过来一样:“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离婚?”

五年都过来了,十个五年,就是一生了啊。

“她回来了。”战勋爵站定没有回头。

苏子诺纤细的身形晃了一下,她回来了?

“勋少……”苏子诺喉间发涩,她回来了,所以她允许自己一场镜花水月的梦也没有资格。

但是,战爵勋,你知道吗?

不管是那一夜你一次一次进入我呢喃着却是她的名字,甘愿画地为五年只为等一个稀薄地无法呼吸的梦,还是甘愿收起自己的翅膀所有的喜悲,只因为他喜欢她的安静不惹事。都是因为她……

苏子诺突然不想缄默了,她也不能缄默了。

她想问难道五年的夫妻,哎嗨的长大,难道真的都不如薄悠羽三个字?

“我,不想离婚,勋少我其实很早就……”

“苏小姐。”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的声线醇厚而深沉,偏偏没有半分情绪:“我可以忍受五年的婚姻,这个女人是谁都可以。但是我不能忍受悠羽回来有女人让她误会,这个人是谁都不可以。”

苏子诺一阵天旋地转。

“希望苏小姐三天内离开,如果强行纠缠,任何一种结果都比离婚惨重。”

话音落地,战勋爵头也不回的离开。

高大的身影还是像是天神一样挺拔尊贵,完美的像是闪耀着不能直视的光芒,苏子诺就这样看着他大步离开,稳健的步伐代表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受到五年婚姻结束的影响。

战勋爵的身影消失在转角,苏子诺眼中飘摇的光芒像是冷风中的烛火,当战勋爵的身影彻底消失,苏子诺崩溃似的低下头。

“十年,战勋爵你大概永远不知道我爱了你十年。”苏子诺埋着脑袋,单薄的身影瑟瑟发抖:“比你爱上薄悠羽的时间还长。”

“我一厢情愿以为,一块石头也能焐热。但原来我们的结局是,当你对我说的,把我所有不该有的妄念全固化为石头。”苏子诺一点点抬头,本来灰敗的眸底有着像是有生命一般的灵气在升腾:“谢谢你,战勋爵,放过了我。”

“妈咪,你要带我离家出走?”素色大床上,一个小萝卜头站在大床中间,造价高昂柔软无比的大床把他的小腿都陷进去了,小小的一团却更显他让人心惊的漂亮精致,圆乎乎的包子脸还没有战勋爵的凌厉分明,但是流转的尊贵举手投足的优雅已经沁入小家伙的骨子里,让人看一眼就不能移开眼睛。

尤其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现在配合一脸萌萌的疑惑,让苏子诺生出一点犹疑,她应不应该自作主张把哎嗨带走?

战勋爵要跟她三天之内离开,苏子诺用了三秒钟明白,别说五年婚姻,就算向上天再借五百年,战勋爵不爱还是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