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梅府有女初成妃

第4章逃跑

然,就在木桶旁的雕花大床上,男子慵懒地半倚着,一袭宽袖锦白底衣,三千黑发半束的散落在后,一双犀利而冰寒的眸子,此时正看着木桶里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冷冷地半勾着唇,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如同极地的寒潭,能让人轻而易举地陷进去……

“谁准你进来的。”

男子的声音很低沉,嗓音好听的像是深夜广播电台的主持人,缓缓流淌而出,却带着一股子让人寒颤的杀气。

梅开芍没有说话,只用一双如水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男子,男子脸上带着半面银色的面具,似乎是打算洗身子,衣衫半敞,却不想被人把木桶占了去。

薄荷般清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就驱走了梅开芍身上的燥热感。

男人忽的长袖腾飞,避开她的触碰,把湿漉漉的梅开芍从木桶里拎起来,扔在床榻上,眸色冰冷:“女人,你再碰我一下,我就剁了你的手!”

“你以为我想”梅开芍喘着气,一张精致的小脸白里透着红,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清冷:“我被人下了药,控制不住自己。所以,趁着我还没把你怎样之前,赶紧滚!”

男子冷冷地看着她,普天之下,有谁敢对他用滚字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点滚。否则的话,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说出的话依然冰冷沉着,和她小小的年纪实在不符。

男子淡漠着神情,双手半环,一只尚未被银色面具遮掩的眸,泼墨如海,发出淡淡的耀,仿若要将所有艳色都压下去,俊美的不可方物。

梅开芍很明白,这不是普通的药。

她那个胞妹根本就是想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记忆模模糊糊的,却又清晰的能记住每一个画面。

再忍下去,她全身的气脉都要混乱了。

想到这儿,梅开芍眯了下眸,朝着挺拔的鼻子,硬生生地咬了一口。

“你在干什么!”冰冷到极点的嗓音,带着明显的不悦。

她没有时间犹豫,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一向是梅开芍的做事原则。

干净,利落,手段狠辣!

即便是这次的决定并非自己所愿……

体内残余的醺意,火燎般的触感,让她的神智逐渐迷醉……

梅开芍的长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东西都看不清楚,只隐约可见一头乌黑的发随着大床的摇晃,荡出迷人眼的弧。

哒哒而至的脚步声让梅开芍迷茫的瞳染上了冰寒,她干脆画掌为爪,一只手牢牢地捏住男人的喉骨,另只一手扯起被单,身形一转,手中的锦布化为了披肩,就这么披在了身上,大红的缎子衬得她煞是好看。

男人倒也不恼,半撑着侧脸,此时更是放荡不羁,古铜色的胸膛上,因为习武与煅炼,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线条极为优雅……

若是清醒的时候,梅开芍断然不会惹上这样危险的人物。

倒不是怕。

只是危险,就代表着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