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绝世无双

第3章被富婆蹂躏

我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尴尬的笑了一下,坐在了她旁边,一言不发。

“你叫什么名字啊,帅哥?”

“阿金!”

“好名字,听着就感觉浑身发热。”

这种话,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真的是浑身不舒服,感觉头皮发麻,心想赶紧喝酒把她灌醉,我也好早点离开,毕竟之前做房产销售,经常喝酒,我酒量还是可以的。

没有多言,我直接端起酒,倒上一杯威士忌,笑道:“姐,今天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这一杯我干了。”

“懂事,你酒量挺好呀,阿金,以前在哪个场子做少爷呢。”

“之前没做过,今天第一次做。”我尴尬的笑着。

“是吗,呵呵,挺好啊,来再喝一杯。”富婆举起了酒杯。

很快,一瓶威士忌被我们两个喝光了,我之前也喝过不少洋酒,知道这洋酒后劲很大,虽然把控着自己,可现在头已经懵了。

“小程啊,再给我拿一瓶威士忌过来。”富婆给程俊打电话说着,她跟没事人一样。

我靠,我内心是崩溃的,但是也只能是硬挺着不说话,感觉今天要栽,富婆的酒量居然这么强!

“阿金,咱们两个合唱一首歌吧,你去点个因为爱情。”富婆笑眯眯的看着我说

“姐,你唱吧,我不会唱歌。”我起身一边点歌,一边回头勉强的笑着。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还是年轻的模样••••••”

歌声响起,还别说,要不看她这个人,单听她唱歌,还是有一丝画面的,我发现大多数胖胖的女人都很会唱歌,这应该就是上帝的公平待遇吧。

一曲落下,我急忙迎合的鼓掌,她也来了劲儿,又端起了酒杯与我碰了几杯,我头更沉了,可见她倒是没多大反应,这让我心乱如麻,如坐针毡。

“酒量不行啊,阿金。”

“我没喝过洋酒,要不然今天就到这吧,我喝不下了。”我勉强支撑着苦笑。

啪,她从包里拿出来一沓钞票,甩在了桌子上:“喝不了那咱们就走吧,今天晚上陪我,这钱全是你的。”

我心里猛地咯噔一下,酒劲一下子消失不见,看着桌子上的钱确实有点心动,可想想,就知道去做什么,要我跟这样的女人睡觉,我真……

见我不说话,她又从包里取出一沓钞票,轻轻放在了桌子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粗略估计,有两万块钱,这可是做房产销售的时候3个月的工资啊,我舔了舔嘴唇,小声说道:“姐,我先去厕所方便一下,马上就回来。”

富婆似乎知道我要做什么,随意的摆了摆手,还故意用嗲嗲的语气说:“我等你。”

出包厢就赶紧给王佳佳打电话,可是没人接啊,她应该陪酒去了,我心急如焚,急忙去找程俊,看见我过来,知道有事,程俊就将我拉到了一边没人的地方,我也赶紧把情况跟他讲了讲。

“你是不是傻啊?2万块啊,就一晚上,你为什么不去呢?你一个月才能赚多少钱,这一晚上就2万,说不定你陪她玩的开心,她还会多给你,王姐不差钱,比王姐丑的女的还有,不照样有人愿意陪吗,你要学会慢慢适应,咱们就是图一个钱,去!赶紧回去!别想那么多。”

我很无奈,只能回房间,强颜欢笑的和她一起离开,跟她一块来到了一家主题酒店。

她已经把房间开好了,我晃晃悠悠的跟在她身后,晃眼间,好像看到收银的小姐姐在笑我,我心里那叫一个尬尴,别人可能体会不到,她一定是往歪处想了。不过她想的也没错,我的确不是来干好事的。

我猜,她可能在笑我,跟一个大妈级别的女人来住主题酒店。

事已至此,我没有后路可退,只能祈祷着一切赶紧结束得了,为了钱嘛。

进了房间,我就吓了一跳,看着屋里放着的皮鞭、绳子、蜡烛、就是床也是电动的!

这不是传说中的SM吗?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这大姐喜欢虐待吗?我可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脑海里立刻便浮出了一个,我拿着皮鞭抽打她的画面,简直无法直视!

富婆一句话没说,去浴室洗澡了,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她经常来这里一样。

她出来后就让我去洗澡,我点了点头,走进了浴室,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将脑子放空,什么都不想,眼中只有钱,嘴里也不断的念叨着钱这个字。

出来后,富婆色眯眯的看着我,伸手拽了我一下,将我推到在床上。

我闭着眼睛,一直没敢看她,任由她来,可突然,我发现有点不对劲,急忙睁开双眼。

她竟然拿着绳子把我的手脚给捆了起来,拿起鞭子就抽在了我的身上,更过分的是她竟然坐在我的后背,要知道她那种重量级的身体,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她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轻声嘤咛着。

不是应该我捆她?去抽的她吗?现在反了?这太TM变态了!

可一想到两万块钱,我还是忍了,毕竟都已经这样了,但当她拿出来蜡烛的时候,我瞬间石化了,这是要给我滴蜡的节奏,不行!绝对不行!完全是折磨!

“我想喝酒,不喝酒我放不开,你给我解开,我给前台打电话叫酒。”我急忙叫道。

“是吗,你早点说啊,我还以为你不能喝了呢。”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后背说道,知道这是推辞。

洋酒我不行,啤酒我还不信我喝不过你!我现在就要把这个“变态”给灌醉!这样我好溜之大吉。

“可是人家现在不想喝酒了嘛,嘿嘿。”富婆一句话,彻底让我心情跌落谷底。

我快速思索着,想着应对方法,可是这个富婆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点燃了蜡烛,将蜡液滴落在了我的身上,蜡液落下的那一瞬间,感觉刺痛火燎,我忍不住惊叫出声,富婆却越来越有劲,似乎我越是痛苦,她就越是开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