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绝世无双

第7章重燃希望

看着富婆,我尴尬的笑着,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说道:“姐,对不住,我有点急事,现在才回来。”

富婆倒是不介意,只是拍了拍旁边的沙发,招呼我过去坐。

“阿金,昨天呢,姐有点喝多了,你别往心里去,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喝两杯,聊聊天,你别紧张,像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富婆如同饿虎扑食一样,立刻拉着我的手说。

我听了之后心情才有点舒缓,连忙说道:“没事,姐,昨天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没把您给服务好,我主要是有点不太习惯,您理解我就行。”

“别您您的叫了,我听着别扭,你以后就叫我王姐吧,这样我还比较习惯一点。”

“好的,王姐,我先自罚一杯,表示昨天的歉意,非常感谢你能理解我。”我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就对了嘛,来,阿金,今天晚上咱们两个一醉方休。”王姐端起了酒杯与我碰杯。

今晚,我倒是感觉这个王姐是真的喜欢我,不然也不会点名要我,而且我还迟到,她还愿意等,要是不那么饥、渴的话,人看着还挺不错的,如果没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我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但是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个场景,我不由汗毛直立,遍体生寒。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年过四十的大姐能如此的“变态”,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是真不假,难道她老公不行?还是她平时就是这样虐待她老公的?

今天王姐缓和不少,出于好奇,我问道:“王姐,你有孩子吗?”

立刻,她放下了酒杯,神色有些哀伤,眼中似乎泛起了泪花,停顿了一下,她端起酒杯咕咚一口,我心中有一万个问号,也生起了无数个想法。

放下酒杯,她抹了抹眼睛对我讲起了她的事情。

原来,王姐年轻的时候为了她老公堕过两次胎,其中一次还是在上大学,被校方知道后,直接开除了,导致学业没能完成,毕竟那个年代,未婚先孕还捅得沸沸扬扬,真的是丢人。

再后来她老公毕业了,来了宁市发展,她就不顾一切的跑来找他,一起打工,一起在出租屋里生活,然后一起创立了一家公司,在公司还是创业阶段的时候,她又一次意外怀孕了,这次是宫外孕,由于发现的较晚,输卵管被切除。

那年她才26,所以刚才问我她孩子……也就是昨天,她老公对她说,一个女孩怀了他的孩子。

她哭的撕心裂肺,像个孩子一样趴在我的肩膀上,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被生活打败的,我又想起了王佳佳对我说的那句话:人生,十有八九是不如意的,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烦恼,没钱人有没钱人的烦

恼,每个人背后都有一段悲惨的故事。

我拍着她的肩膀,一边叹着气,过了好久她才抹了抹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

她苦笑着,端起酒杯喝着,而后从包里掏出来一叠现金递给我,大概有个5000块钱左右吧。

“阿金,今天我没带很多现金,包里就这么多了,都给你,今天你陪我,我很开心,我喝多了,我先走了。”王姐站了起来。

“我送你。”我急忙叫道。

把王姐送走之后,我也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想着王姐的事情,心里对她有了几分怜悯,没有之前的那种厌恶,无助时候表达出来的情感,才是真的。

回到家,王佳佳问我今晚赚了多少,我告诉她又碰到了那个富婆,但并没有刁难我,并且还给我发了5000块钱的小费,她开心的跳了起来,夸我进步很快,说她上一个班才600,我上一个班就5000,还劝我坚持做下去,她会陪着我。

这话听上去就像是表白,我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到底是不是喜欢我,但是她为什么不跟我表白啊,王佳佳不至于连表白都不好意思吧,莫非是在等我跟她表白?

今晚的这个两个班,搞的我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我拿着浴巾就往浴室走去,准备洗澡睡觉。

我在洗的时候,王佳佳过来敲门,我问要不要搓背,我的天,这是什么意思,以前我看的A片里面就有这一幕,在浴室••••••我不禁脑子里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但今天晚上实在是没有什么想法对她说了一句:“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哦,好吧。”王佳佳语气有点低落。

当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王佳佳穿了一个透视的睡衣,出现在我面前,连胸罩竟然都没穿,隐隐约约的好像感觉她也没穿内、裤,她看着我妩媚的笑了起来,故意挑逗我。

我坐在了沙发上擦着头发,她便急忙凑到我跟前,拿起我的浴巾来帮我擦头发。

这时候我的脸部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胸部,这实在是忍不了了,双手顺势撩起了她的睡衣,一把揽入怀中,她嘻嘻一笑,娇羞道:“你坏人!”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她很满足的抱着我,眼神盯着我看,一副崇拜的样子,道:“鑫哥,你真厉害!”

被女人夸赞,心中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的身体自然强壮,常年在家里帮着干农活,可都是体力活。

“我跟你之前的男人相比谁厉害?”我好奇的问道。

可能是我这个问题有点直接,王佳佳有点尬尴,想了一下说:“呃,我不告诉你。”

她转过身子背对着我,跟我撒起了娇,我见她如此模样,伸手挠她的肋骨:“告不告诉我,告不告诉我。”

她很怕痒,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声传满了整个房间。

“好好好,我告诉你,我告诉你。”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她转过身来认真了起来。

“我当然是想听真话啊。”我回到道。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