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为何要爱你

第8章离婚了

一切结束后,苏颖薇精疲力竭。

两人从浴室开始,在床上结束,她蜷缩在柔软的被子里,疲惫得想要直接睡过去。

陆遥川在一旁整理着衣服,垂眸盯着苏颖薇纤瘦的,蜷在一起的身体。

他记忆中,这个女人并没有这样瘦,她好像整整削减了一圈……眸色暗了暗,陆遥川立马移开了视线。

这个女人瘦没瘦,都跟他没有关系。

“穿衣服,去医院。

”他扣上最后一颗纽扣,声音淡漠。

苏颖薇闭了闭眼睛,强撑起身体。

可下床落地的瞬间,她还是因为双腿虚软,跪倒在地上。

陆遥川手指动了动,刹那间想要扶起这个女人,可苏颖薇并没有等他动手,便自己扶着床沿,撑起了身体。

她紧咬着嘴唇,缓慢无力,却又极其坚定的套上那些还没有干透的湿衣服。

陆遥川心口忽然涌出一股怪异的情绪,他没去分辨那是什么,只是冷淡的说:“算了,明天一早,我派人再接你。

”让她今晚先休息吧。

“不用了。

”苏颖薇坐在床边,床上裤子,清瘦的脸颊上没有表情,木然的说,“现在就去医院,我把肾拿给你,你把钱,给我。

”她站起身来,又说:“还有离婚协议书……”提起这几个字,她心口就痛得无法呼吸,顿了一下,她用力吞进去一口空气,然后竭力平稳而清晰的说:“我现在就签。

今晚之后,你跟我,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她用力的说完,迈开脚步立马往外走。

她怕自己再多待一秒钟,就会脆弱卑微的哭起来,然后哀求陆遥川不要……她是那么的爱他,哪怕被他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是想要留住他!快步离开房间,苏颖薇才容许自己的眼泪流下来,随即又迅速被她擦掉。

房间里,陆遥川紧紧皱眉,盯着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垂在身侧的拳头,竟然毫不犹豫的捏紧了。

一刀两断?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竟然敢跟他说出这样的话?他阴沉着脸,带着充满冰冷的低气压,随后走出房间。

苏颖薇已经在酒店外等着了,路灯光芒昏暗,映得她身形单薄,好似一阵强风,就能直接将她纤瘦得过分的她直接吹走。

陆遥川眼底的冷色更加浓重了,他感到愤怒和不悦,但不知道那股情绪,为什么而来。

两人沉默的坐进车里,苏颖薇盯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淡漠平静的问他:“离婚协议书呢?”陆遥川皱眉,阴鹜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我离婚?”前几天,这个女人还咬牙喊着死也不离,现在变卦如此之快,看来之前的真心,恐怕全都是做戏!苏颖薇笑起来,嘲讽道:“我怕再不离婚,我爸妈最后都不会不得好死。

”父亲被摁在地上砍手的画面,无比的清晰的刻在她脑海中,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苏颖薇,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凉薄无情。

陆遥川绷紧了面色,竟没有应话,也没说离婚协议书到底什么时候送来。

到了医院,苏颖薇被抽血,做基本的检查。

她安静的坐在休息室里,不说话,也不动弹,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偶。

许久之后,一个秘书送来了新打印的离婚协议书。

苏颖薇终于移动了身体,她直接越过陆遥川,从秘书手里接过文件,然后蹲下身,翻开准备签字。

陆遥川张了张嘴,想要说话,这时,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来了。

“苏小姐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如果现在直接摘肾,可能会有危险,要不要调养一段时间再说?”医生中肯的问。

苏颖薇听着失神的听着医生的话,猜想着陆遥川的反应,同时手下动作也没停,刷刷的写完了她的姓。

陆遥川看着她毫不犹豫签字的样子,怒火隐忍的道:“不用,这女人的死活,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