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空余繁花落双生

第05章

  顾韵终落清泪,隐忍的情绪一触即发,“你都知道?”

  “我如何不知道?”薄少卿几乎是冷笑着说,“你以为你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吗?”

  他知道啊!

  他都知道啊!

  三年前花灯节,顾语在桥头与她突起争执,而后拽起她的手往湖里推,而她条件反射去拉住顾语,二人双双倒入湖中。

  当时夜黑,二人生的一般模样,顾韵离薄少卿最近,薄少卿便把顾韵当成顾语先行救了上来,顾语因此落下畏寒的病根,也是顾韵心中无法言说的痛。

  而薄少卿,也是那时对顾语情根深种,也对顾韵态度转变,自此顾韵再送去书信时,他向来都是推拒回来。

  顾韵苦笑一声,“你都知道,可是,你还是选择她……”

  他都知道,知道是顾语推她下水,却对顾语那般愧疚,愧疚认错了人,救上了顾韵,而让顾语落下病根。

  他都知道,自己本无错,是顾语推她下水,却对她如此深恶,看来……他的心里只有顾语,无非对与错,顾语这个人在那里,就是对的。

  “顾韵,你真真让我恶心!若不是顾语需要你续命,你以为像你这种心肠歹毒之人,能进我青州府上吗?如你这般恶毒的女人,就算是扒光了,我也不屑多看你一眼!”

  一字一句,字字如刀。

  薄少卿不知道自己还能说出多少伤人肺腑之言,他看着顾韵弥漫水雾的眸子,心疼在心底转逝瞬间。

  不,他怎么会心疼这个女人?

  一定是因为,她长着和顾语一模一样的脸!

  顾韵放弃了挣扎,原本紧紧意图搬开薄少卿的双手像是脱了力一般,垂到身子两旁,慢慢的闭上双眼。

  或许不看,不听,便不会这般伤心。

  薄少卿眼中闪过一抹不忍,甩开她往后院的池子里跑去,当他一头扎入冰冷的池水中时,理智渐渐回笼。

  狼狈的爬上岸,望向顾韵院子时,眼神带着狠戾。

  平生,他还未曾这般狼狈!

  顾韵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脖颈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脑子昏昏沉沉的,往床上爬去。

  他这会该是……

  彻彻底底的,厌恶了她吧……

  躺在床上,顾韵嗤笑一声,闭上沉重的眼皮。

  “侧夫人。”小翠推门而入,脸上惊恐未退。

  “是老夫人,让你下的药?”

  “是……”小翠一下就跪了下去,“侧夫人!你饶了我吧!我不知道……不知道大公子会这样对待您,我以为……以为……”

  之后的话,愈发难堪不吐了。

  “下去吧……”顾韵轻声道,“我累了……”

  “奴婢这就去和大公子解释!”

  “不用了,且随他去吧,我也不抱任何希望了,他本不信我,说了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是。”小翠抹了把眼泪,掩门退下。

  有些事,误会了,能解释,有些事便不能。

  就算是解释了又如何?

  伤害依旧造成了,她今日遭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

  今日之前,她或许还有一点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