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空余繁花落双生

第06章

  但如今她算是明白了,那个男人除了对待顾语是独特的,其他人在他心里,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原本,还以为自己在他心中多少有点地位,现在看来不过是自欺欺人了。

  她以为那是她最后的骄傲,却是薄少卿心中的笑话。

  次日晨起,顾韵强撑着沉重的身子去给薄夫人薄老爷请安,特意选了高领子遮住脖颈上惊心怵目的青紫,毫无血色的脸上打上些脂粉,看起来也算是红润。

  早上小翠来收床铺之时,在其中发现了一处红,惊喜的告知了老夫人老爷,两位老人看着她的眼神更加满意了,亲热的很。

  顾韵眼底微带讽刺,她的床上出现红色很奇怪吗?

  十三年了,日日见血,早已习以为常。

  “韵儿啊!昨日之事,是少卿做的不妥当,本该让你的花轿安放在你姐姐后面,八抬大轿抬进来的。

  毕竟你可是我定下的侧室,怀孕后就抬为平妻,与正室无疑,只是碍着你姐姐……还是得靠你为我们家添子嗣,你呀早些为少卿添个孩子,我和老爷定然不让他给你委屈受!”

  顾韵柔和一笑,娇俏羞涩的低下头,乖巧的说,“娘放心,韵儿记下了。”

  老夫人的安慰,并不会给顾韵安全感。

  她甚至在想,若是薄少卿听到之后,会不会又骂她心机深沉,向公公婆婆诋毁顾语?

  今日不见薄少卿前来请安,听小翠说道,是昨夜受了风寒,这会儿还躺着。

  煨了汤,顾韵包扎好昨夜的伤口,端去书房,依门轻扣三下。

  “进来。”薄少卿轻声道。

  顾韵推门而入,却见薄少卿正披着一件袄子,双臂无力的挥动着玉笔,正在作画。

  “青梅。”她放下汤,轻声道。

  初冬已经落雪,昨夜那般寒冷,薄少卿跳下池子,饶是一向健壮也受不住,屋里的炭火烧的极旺,顾韵觉着有些热了。

  几许青梅,在那摊铺开来的宣纸之上栩栩如生。

  顾韵心道,自己已有三年未见薄少卿作画了。

  上一次见,还是在三年之前,事发之后,二人很少再有交集。

  “听小翠说,你拒了我派人送来的姜汤。”

  “呵,你送来的东西我敢喝?”

  薄少卿冷哼一声,吃力的提笔在宣纸上落下一点墨色,瞥她一眼,“汤送了,你也该走了,看见你,我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顾韵又道,“那我喊人再煮一碗。你手下无力,这浅浅青梅,也衰了几分。”

  “你懂什么?”薄少卿突然动怒,怒目瞪她,“论起绣梅的神韵,只有顾语有资格与我详谈,那是你可以指手画脚的?”

  绣梅么?

  顾韵默。

  世界万物她都能绣出双面神韵,唯有梅花不绣。

  从小到大,顾语喜欢的东西,她自然是讨厌的,唯有薄少卿,她是爱到骨子里的。

  “如若妾身没猜错,先生这画,可是送给那位不日前来巡查的都督大人?”

  “你怎知晓?”

  “那都督大人身边,有一名宫中出来的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