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空余繁花落双生

第07章

  薄少卿搁下笔,“你可去了正院?”

  “未曾……方才从老夫人院中出来,妾身这就去正院请安。”顾韵行礼碎步出门,带上门时,那双水眸却不自主的留恋在薄少卿身上,薄唇轻启,“那汤……记得喝。”

  话落,她带上门,转身往正院去了。

  到了正院,顾韵抬手敲门。

  “咳咳……是妹妹吧?快些进来,外头冷。”

  顾韵推门而入,依旧那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规规矩矩的行礼,“见过夫人。”

  “跟我,还这般拘束做什么?坐吧,咱们也有许久,未好生聊聊了。”顾语背靠塌上,盖着一床厚厚的喜色红被,显然是昨日娶亲的鸳鸯被,只是她身子不便,今日便没有换下。

  “这茶,是先生让妾身带来的,先生说夫人睡眠不好,连夜咳嗽……”

  说着,自袖中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放在桌上,却自始至终,都未看过顾语一眼。

  “不过,夫人还是喝一杯吧,我好向先生交差。若是夫人不敢喝,那么……妾身先沏一杯。”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一母同胞,难不成还会害我?”顾语轻笑一声,伸手去拉顾韵的袖子,“姐姐知晓这些年委屈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啊就和姐姐说……”

  “夫人,先生身子不舒服,今日不会来正院,所以夫人也大可不必这般做戏。”顾韵抬起头,一脸嘲讽。

  顾语的手垂了下去,笑容敛下,微微松了一口气,“你又待如何呢?我这副身子如何,怕是没人比你更清楚了,我活不久了……顾韵,就看在我命不久矣的面子上,你就是让一让我又何妨?待我去了,少卿还不是你的?”

  “你需要我让么?先生爱的一直都是你,在他心中,根本没有我一点地位。况且……你喝了我十三年的血,你为什么不让让我?”顾韵笑得讽刺,也不知是笑顾语,又或是笑自己。

  她不会忘记,那年顾语推自己下水反被自己拖下水,之后薄少卿误把自己当成顾语救上来后,顾语病情恶化,之后薄少卿对顾语又是爱慕又是自责,而对于她……则是厌恶和远离。

  “你不懂……”顾语轻声呢喃,目光沉淀无光,“为了心爱的男人,耍些心机又何妨?为了他,哪还在乎什么良心啊……”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顾韵脸色肃然。

  顿了顿又俯在顾语耳边道,“可是夫人……你也说了,你就快死了,不管你如何不甘心,你一死,我就是先生的正房。咱们一胎出生,我做了那么多年牺牲品,也是该拿一些利息了。到那时,你也只能死不瞑目,又有什么法子呢?”

  “你!咳咳!!!”顾语脸色涨红,凶狠的瞪顾韵一眼,“那你可知,只要能医好我这条命,就算是喊少卿把你的心送给我,他也会毫不犹豫?”

  “我信啊!”顾韵嗤笑一声,“可是你明明晓得先生爱你至深,你也依旧没有自信,依旧惶恐不安,不仅仅是自身时限不多,还有那副青梅图……可是你最在意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