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空余繁花落双生

第09章

  薄少卿一怔,“你的头……怎么了?”

  顾韵轻声一笑,发涩的眼睛已经没了泪,也不知是没有泪,还是流不出。

  “前几年,夫人也有过这种情况。当时那大夫让我放了满满当当的一碗血给夫人喂下去……自此夫人,便醒了。我想着,怕是没什么比我一碗血更管用了。”

  她端着碗的手微微颤抖着,整个人都站的不稳,拼命的依着旁边的桌子,强撑着笑道,“这些……你且拿去,我歇息片刻,便换只手放一碗。”

  薄少卿一怔,有些不忍的看着她。

  “拿去,等一会儿血就凝了。”顾韵达有气没力的督促道。

  薄少卿脚步一顿,负手而立,他的目光薄凉如水,过了一会儿,薄少卿突然上前推开那碗鲜血放到桌子上,一把拉过顾韵,狠狠抱进怀里!

  “先生……你!!”

  薄少卿的怀抱很暖,这是顾韵曾经无比奢望的怀抱。

  但是此刻,温暖的怀抱没有给顾韵半分慰藉,她抬眼看着薄少卿清冷的眼。

  复杂之后,挣扎过后,是温柔掺杂残忍的光,直到最后,蜕变成决然凶狠,像是一把刀,狠狠她的刺入口头。

  亦如他手上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向自己的胸膛,不带一丝留恋。

  奢望期待过后,那种从头到脚凉透的绝望和心痛。

  她低下头,看着他修长握笔作画的的手握着一把匕首,而匕首的一头在她胸口。

  那熟悉又刺眼的红,染湿了胸前的浅蓝色衣料,在胸前开出一朵炫目的红色花朵,触目惊心。

  顾韵笑出声。

  自己,怎么就如此蠢呢?

  那大夫所说,明明是一碗心头血,方可续命。

  她不知是该怨,又或是恨。

  这么些年了,薄少卿所求,不过顾语身子康健,情绵意久。

  而她顾韵所求,不过他薄少卿安康顺心,至于他能不能正眼看她,早已是一种奢望,只要薄少卿幸福,这一点点的奢望,便轻微不紧了。

  “你……还是选择了她。”顾韵眼睛发涩,却哭不出来,又或许,是此些年每每深夜所念所思,早已将泪水哭完。

  薄少卿能选择顾语,本在意料之中,这般无情下手,却在意料之外。

  念及她爱他至深,利用她片刻的依恋,毫不留情的将匕首刺入顾韵的胸膛。

  薄少卿的手略有些颤抖,他低垂的眼里,也不知聚汇了多久的勇气,才敢无视顾韵灰暗无光的水眸,拔出匕首,用碗去接那流出来的,刺眼的红。

  鲜血流失,也是生命的流逝。

  脑子愈发的沉了,顾韵靠在薄少卿怀里,嘴角不自觉牵扯出一抹苦笑。

  是该有个头了,这场你追我逐的恋情,本该她退步,此间付出这般代价,也是她咎由自取。

  不知,她是否还会醒来,也不知,醒来之时,又会是何番场景,和人伴在塌边,念她醒来。

  满满的一碗血,是顾语生命的救赎,也是顾韵生命的衰败。

  胸口的血染红了浅蓝色的锦衣,在丝绸上留下一朵绚烂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