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第1章她只是替身

“如果不让我嫁给方景哲,我就跳下去!”

陶心然站在窗口,疯狂地威胁着明天要嫁给方景哲的姐姐。

“心然,你……你居然……”陶非然受不了刺激,一时喘不过气,直接晕了过去。

陶父连忙抱起晕倒的大女儿,“非然!”

随后他愤怒地看向陶心然,“陶心然,你要跳就跳!我权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这个不孝女!为了个男人,你要气死你姐姐吗?”

陶心然执迷不悔 “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非他不嫁!”

抱起陷入昏迷的陶非然,陶父急冲冲跑到车库。

医院。

没了观众,陶心然也赶到了手术室外。

熬了一天一夜,手术结束,医生给他们的只是句“我们尽力了”。

姐姐死了!

陶心然僵在原地。

陶父悲从中来,不停地打骂陶心然。

却再也换不回陶非然的命。

父亲领走了姐姐的遗体,跪在地上的陶心然突然站起 今天是姐姐和方景哲的婚礼,她要赶在姐姐的死讯传过去之前,扮成姐姐嫁给他!

婚礼上,她穿着姐姐的婚纱,戴着本该属于姐姐的美丽头纱,和方景哲许了一生一世的诺言。

——

陶心然裹了裹厚重的大衣,拎着保温饭盒赶去方氏集团给方景哲送饭。

走在路上,她面色有些苍白。

顶着方太太的名声这么久,陶心然从未得到过方景哲一丝一毫的温情。

她踩过亲姐姐的尸体换来的两年婚姻,却不过是方景哲无情筑成的牢。

好容易赶到公司,发现保温饭盒还有些烫手,她忙走到前台,却被告知,“总裁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待。”

陶心然心中清楚,景哲不是真的在忙,只是敷衍她。

她吸了口气,拿出手机打给他。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忙,请你稍后再拨……”

电话里冰凉的提示音刺耳极了。

她固执的毛病又犯了,打了一遍又一遍。可悲的是,她一连打了二十遍,全是占线。

陶心然终于不再继续,将手中的饭盒递给前台,“景哲应该还没有吃午饭,麻烦你……”

话到一半,她就被从电梯里下来的一男一女吸引了,女人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身材娇小,温婉绰约。

而女人身边男子英俊挺拔的男子,正是她的丈夫方景哲。

陶心然看了一眼,目光就移不开了。

他们热络地聊着,根本没有看见不远处浑身僵硬的陶心然。

还是不甘心,陶心然拿着保温饭盒,挡住了方景哲的去路。

方景哲没料到会见到她,先是一愣,而后,眼底倏地升起一股厌恶。

“景哲,你饿了吧,我是专程给你送爱心午餐的,这里面啊,全是你爱吃的,有碎米鸡丁,荷包鱿鱼,沙参心肺汤……”陶心然边说边要打开保温盒。

“够了!”一声暴喝,吓得她手一抖,半开的保温盒就跌落在地上,溅了她一身汤汁,砸中了她的右脚背。

保温盒的效果很好,饭菜还是滚烫,脚背传来一阵刺痛。

陶心然倒吸一口冷气,却慌忙蹲下身子收拾着地上的残羹,她的眼泪到了眼角又被生生的忍了回去,“景哲对不起,瞧我笨手笨脚的,竟然打翻了给你准备的午饭……”

她红了眼,急切的望着他,“景哲,要不我再去准备一份,你等我,最多十五分钟,我就给你送……”

“我吃过了。”方景哲冷冷开口,打断她的话。

又听到漂亮女人尖锐的笑声,陶心然不敢再抬头看他,生怕自己不争气的哭出来。

之后,便是方景哲冰凉刺骨的声音,“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陶心然!”

陶心然低着头,卑微地哀求,“景哲,你半个月没回家了,今晚,回来吃饭好吗?”

陶心然期待,期待他会对她说一声好,但方景哲只冷漠地挽着那个女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