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第4章不甘心

墓园。

陶心然下了出租车,走到姐姐的墓地,一眼就看矗立在墓碑前的挺拔身姿。

她的眼眶不知怎么就湿了。

黑白照片上的姐姐笑容甚美,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陶心然,看得陶心然一阵阵酸涩。

“姐,我来看你了。”她弯腰,轻轻将手里的茉莉花放到姐姐的墓前。

耳边传来方景哲轻蔑的嗤笑,“你还真敢来,不怕非然找你报仇?”

陶心然抬头看他,见他一脸的嘲讽,便低下头清理墓碑。

结束后,她垂着头扯着花叶,“景哲,今晚回来吃饭吧。”

回应她的,依然是长久的沉默。

陶心然叹气,抬头才发现他已经离开。

哪怕在姐姐的墓前,他都不愿意多跟她待一秒。

墓碑上的笑脸依旧,陶心然透着泪光仿佛看见姐姐就站在她面前,依旧像当初那般,轻抚着她的头,笑颜逐开,“我们家心然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傍晚,陶心然从书房拿了本书,坐在客厅专心致志地看着,防盗门“啪”的一声打开。

她的心不由得一缩,手中的书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陶心然坐起来,丝缎般的长发倾泻而下,裹在单薄的肩上,眸光中含了满满的期待。

方景哲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见到他就露出温婉的笑脸,“回来啦?饿了吗,饭菜都做好了。”

“吃过了。”他大步走进卧室,却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的脚步声。

回头就见陶心然披了大衣,脸上带着欣喜,在他身畔很近的距离处,“要不要洗个澡,我去给你放水。”

方景哲面色沉沉,反感至极,不由得暴喝一声,“出去!”

陶心然怔怔后退一步,转而含笑柔柔开口,“睡衣在衣柜第三层,内衣在第四格抽屉里,待会儿记得取。”

“滚!”

心脏那里似乎微微抽搐了下,陶心然低声,“好。”

她关上门,转身进了客厅。

方景哲嗅到房间里似有若无的枙子花香,烦躁的心情稍稍平缓。

他嘲讽的轻哼一声,转身直接去了浴室。

若不是母亲逼他回来,他为什么要见这个恶毒的女人?

母亲也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只是因为陶心然是陶氏唯一合法的继承人。母亲要他维持和陶心然的婚姻,目的是彻底吞并陶氏。

而他不是为了利益,是为了让陶心然明白,是她亲手毁了父亲多年来的心血。

——

书房。

陶心然看着手里的育婴书,笑容不自觉漾开笑脸,,“这个孩子好可爱,不知道我和景哲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长得跟景哲一样好看。”

突然想到什么,陶心然的表情越来越僵硬,方景哲没有碰过她,一次也没有,陶心然尝试过在他烂醉如泥的时候靠近,但是他总是能认出她并拒她于千里之外。

他是不会和她生孩子的,陶心然心里比谁都清楚。

可她不甘心,她和方景哲的关系不能就这样停滞不前,她必须要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