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第5章冷得令人发怵

冬天的夜冷得刺骨,陶心然不顾外面肆虐的寒风,披了件大衣便匆匆出门。

当她看见老板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她又退缩了。

想到无爱的婚姻,陶心然咬了咬下唇,鼓足勇气,“我需要催情药,请给我来一个药效最强的!”

为了能和景哲有个孩子,她豁出去了!

回到家,陶心然忐忑不安的冲了一杯牛奶,撒上药粉,硬着头皮去敲卧室门。

方景哲不耐烦的打开门,“什么事?”

只见,方景哲通身只围了条浴巾,赤裸的上半身八块腹肌,发丝微湿,还在往下滴水。

他应该刚洗完澡。

陶心然回过神,慌忙递上牛奶,“喝完再睡吧,你能睡得更好一点。”

单手用毛巾擦拭头发,他冷漠至极,“滚!”

显然,他厌恶她的一切!

换作平常,她肯定悻悻离开,可这次……她既然孤注一掷,就不能半路退缩。

陶心然往前递杯子,几分倔强,“我特地热好了牛奶,今天又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喝了它好吗?”

她恳求的目光闪着光,是那样的急切又无助,方景哲心头一阵烦躁。

他宣泄般踹了门,“结婚纪念日?那你记不记得,也是你姐姐陶非然的忌日?”

“陶心然,你害死了我最爱的女人,怎么有脸在我这里演苦情戏?”

懒得再跟她纠缠,他夺过杯子,仰头喝完,然后扔掉杯子,眼角带笑,“满意了?”

不等她回答,他红着眼怒骂 “现在,滚!”

被关在门外的陶心然,静静站着。

估摸着药效该发作了,她强压内心的凄凉,一件件的脱衣服。

手指在颤抖,手冷得像冰块。

外衣脱下,接着是毛衣,内衣,然后就是长裤,内裤。

她脱得很慢,眼神有些呆滞。

身体不着寸缕的时候,她敲响了卧室的门。

敲了一遍,方景哲不开。

她最擅长固执,再敲。

两遍,三遍……

直到门“嚯”的打开。

她看见方景哲带着情|欲的俊容,心中松了口气 他见到她永远是冷酷漠然的模样,从不会有类似动情的表情,必然是催情药起了作用。

她捏紧手心,低声轻吟,“景哲。”

“你怎么脱成这样?”方景哲不悦地瞪陶心然。

意外的,一股熟悉的热流集中到小腹。

顿时支起帐篷。

该死,他居然对这个女人起了反应?!

怎么可能?

想到刚才她非要他睡前喝牛奶,他皱起眉头。

不及深想,陶心然已经整个人贴了上来。

他的大脑嗡的一声,身体被原始的欲望驱使,他居然回抱了她!

这种不受控制的热烈……

该死!这个恶毒的女人竟敢给他下药!

她最好是能承担得起这后果!

没有任何前戏,陶心然被浑身发烫的方景哲压在床上,猛的贯穿了。

她疼得揪紧了床单。

随着越来越尖锐的疼痛,陶心然不禁流下泪来。

像是漂浮在海上,她被巨浪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被腥咸海水冲刷伤口的疼痛淹没,她却无力反抗。

她实在受不了,在他身下苦苦哀求,“景哲,我求你,轻一点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