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第6章一具死尸

回应她的是更加凶猛的攻势。

陶心然疼得昏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时,方景哲还在熟睡。

阳光穿过窗帘,洒落在景哲身上,给他俊逸的面庞镀上一层金边。

陶心然痴迷的抚摸他俊逸的五官,由衷感慨,“景哲,我终于是你的妻子了。”

察觉到脸上的麻痒,方景哲猛地睁眼,四目相对,她甜甜地露出笑容,“早安。”

下一瞬,陶心然被方景哲踢下了床。

她没防备,整个人摔在地板,膝盖磕到床角。

钻心的疼痛瞬间涌上,她攥着胸口的吊带,弓着身体不敢说话。

方景哲下床,狠狠踹了脚死鱼一样趴在地毯上的陶心然,“你居然给我下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就这么饥渴吗?”

他恨她,恨不得让她死。想要昨晚的事,他就想扒了她的皮!

饥渴?

她饥渴吗?

难道她不是疯了吗?

陶心然的心像是被撕碎,而方景哲的话,就是撒在伤口的盐。

她报复似的,“景哲,你骂吧。反正我得到你了,我死而无憾。”

“贱人!”方景哲忍无可忍,气得抬手,想要给她点教训。

却在看见陶心然突然绽放的笑脸时,止在空中。

陶心然的脸喝陶非然十分相似,尤其是笑起来,都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见她这般,他仿佛看到陶非然冲他盈盈笑着。

那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在婚礼当天,他便失去了她,拜陶心然所赐!

方景哲迅速套上裤子,穿上衣服,跨过陶心然,要离开这个令他作呕的卧室。

陶心然见他要走,顾不上穿衣服,跌跌撞撞的冲上去挽留,“景哲,你去哪?妈让我们中午回去吃饭。”

“滚开!”方景哲甩开她贴上来的身体,“你真下贱!”

方景哲用了全力,陶心然失控的摔到地上,鼻梁着地,一股热流瞬间涌出。

陶心然右手撑起身体,左手拼命擦拭流出的鼻血。但是血如流水,一波波涌出,擦都来不及。没几秒,她的掌心已经沾满温热的血液……

身后变得安静,陶心然急促的呼吸声变得尤其明显,方景哲狐疑地回头望去。

只见陶心然几乎泡在血堆里,她还在不停地擦流出来的鼻血。

刹那,方景哲慌了神 不过是摔一下,她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

几乎本能的想冲到陶心然身边,扶她起来可转念想到陶非然苍白的遗体,方景哲终是止住步伐,冷漠地说,“你的脏血溅到我了,还不快擦干净!”

陶心然眼睛动了动,血水混着泪水流下,她狼狈擦去,忙说是。

流着血去抓纸巾,拼命擦拭洁白地砖上的血。

“啪嗒”、“啪嗒”……

血不停地溅开在地板上,她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绝望的蜷在地上,任由鲜血直流,无助地痛哭。

景哲说她的血是脏的,对啊,脏,流干净就不脏了。

哭累了,呼吸的起伏声也弱了。

方景哲烦躁不已 “陶心然,你他妈别死在这里!脏了我的眼!”

肩膀突然耸动,她恢复了些许意识 是啊,她不能死!她用家破人亡换来的婚姻,怎么可以守不住呢?她怎么可以去死呢?

猛地坐起,陶心然跪在柜子前,翻出不少药,看也不看,倒出几颗就往嘴巴里塞。药片混了血水,怪异的腥甜。

她接连干呕,却强迫自己仰着头,硬生生把乱七八糟的药片咽进去。

感觉还没止血,她又用了外婆以前教她的土方法,好不容易才止住血。

方景哲见她没事,恢复了漠然,跨过她的血去卫生间洗漱。

她拖着虚弱的身子,跪在地板上,先用纸巾吸走血,再用湿毛巾擦,又用干毛巾擦,最后又用纸巾擦了遍。

抢在他出来前,陶心然将地板擦得一层不染。

方景哲走出卫生间,见到光洁如新的地板,和跪在床边的陶心然,这个女人满脸都是干涸的血迹,唇色却是苍白。

他眉头紧锁,“陶心然,你真脏!”

她只盈盈笑着,仿佛他对她说的是甜言蜜语。

方景哲便骂不下去了。

他断定陶心然是个疯子,从结婚到现在,不管他怎么侮辱她,怎么虐待她,她始终笑脸相迎。

没脾气,不会疼,不会反抗。

她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愿,就是昨晚她给他下药。

他突然意识到,他这个方太太,不过是一具下贱的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