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第7章她勾着背

意外的,方景哲下楼后没有离开,居然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翻看着今天早上送来的报纸。

陶心然洗漱完,走到楼梯转角,看到方景哲阳光下的剪影,心脏突然加速跳动。

这种怦然心动的欣喜,像是初见,瞬间慰藉了她方才的苦痛。

跑下楼,冲进厨房,她给他准备早餐。

土司,热牛奶,荷包蛋。

害怕方景哲离开,陶心然用最快的速度做了最简单的早餐。

“景哲。”陶心然将早餐端上桌,走到玻璃门处喊他,“吃早饭了。再过会我们一起回家吧,我想妈了。”

“呵,”方景哲冷笑,“你有什么资格想她?当初你为了做我妻子,可没少威胁她!”

方景哲扯了扯领口,起身走到餐桌前,随意尝了一口荷包蛋。

突然,他愤怒地扔下筷子,“这是人吃的吗?陶心然,你费尽心思嫁给我,却连顿饭都做不好!你还真是合格的方太太!”

“对不起对不起……”陶心然立马道歉,就算知道他在挑刺,也绝不敢反驳,“我报了烹饪班,我会好好学,景哲,你不要生气……”

看着往日趾高气昂的大小姐,在他面前低声下气地道歉,方景哲才稍微有了点报复的快感,“我公司有事,你自己去我妈家里!”

“可是……”

“可是什么?”方景哲怒不可遏,猛地扯住陶心然胸前的围裙,将她拉到跟前,一字一句说道,“你这种货色,根本不配到我们方家!现在让你去,你敢犹豫?”

话落,他猛地收手。

围裙的绳子反弹回来,砸到了陶心然的锁骨,她痛得倒抽冷气,不敢再多说,“好,我自己去。”

方景哲看见她受伤了,只道活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陶心然顾不得流血的伤口,冲到窗边,急急地冲他道,“景哲,慢走,注意安全!”

后视镜里,陶心然还是那副浅笑盈盈的模样,她站在窗边,努力地冲他挥手,像是怕他忘记她一般,嘴里嚷着“方景哲、方景哲”,像沉浸在幸福中的妻子。

方景哲搞不懂,为什么陶心然永远都在笑,明明受伤了,明明他刚刚才侮辱过她!

算了,这贱人!心狠手辣,最会演戏!

方景哲家境良好,跟庞大的陶家相比,还是弱了一些。

当年方景哲娶陶非然,是因为真爱,但是陶父还是为方家融了资。后来陶心然为了逼方景哲娶她,几次让集团董事撤资,这才逼得方景哲不得不娶她。

正因为如此,陶心然在方母心目中,俨然是个不择手段嫁进方家的恶毒女人。

方母非常厌恶她,却还是输给了资金。

陶心然又用笨拙的方法止血,换了身简约得体的衣服出门。

她是全职太太,没有收入,方景哲从不给她钱。跟父亲断绝关系后,她也不能从家里拿到一分钱了,这一年她都是靠自己的存款。

平日她过得节俭,但是拜访婆婆这事,她不敢怠慢。

用心考虑了番,陶心然决定去商场买了条纯手工披风,才打车去的方家。

进入小区看见方景哲的车,被冷风吹透的小脸顿时扬起笑容。

方母开的门,看见她并没有露出好脸色,她看不见似的,热情地将包装袋塞给方母,“妈,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您戴戴看合不合适。”

方母的脸色这才好转些,轻哼一声侧过身。

陶心然进了客厅,没见到方景哲,“妈,景哲呢?”

“他不想看见你。”方母直言不讳,“你别打扰他。”

“知道了妈,我去做饭。”陶心然掩去黯淡,微微勾着背,往厨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