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书城
我的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第六章:师兄

没过多久,对方代表就来。

代表是法国人,不过跟着他的助理及另外两个老板不是,陆瑶见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有点熟悉,不过就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男人明显已经认出她,并且笑着喊了一声:“陈瑶师妹。”

看着他带笑的温润眼睛,陆瑶总算想起来了。

向东南,以前是她爸爸的学生,也在法院做过事,两人算师兄,不过向东南后来因为家族生意搬到瑞士,再也没回来过。

“师兄。”陆瑶也冲他笑了笑。

因为是商业谈判,两人认识也不能叙旧,只能有空私下谈谈。

陆瑶坐在陈总下方,细心听着对方代表说话,然后再翻译给陈总,等陈总听了回复,再将那些回复用法语说给对方代表听。

这很考验听力,而且每个国家的语言都不一样,可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多少有点差距,陆瑶尽力将翻译做到最简洁,双方都能听懂。

谈判到一半大家兴致起来就碰杯一下,陆瑶替陆总全部挡下,她姨妈还没走,一连喝冰凉的东西,脸色渐渐有些发白。

那边向东南看了陆瑶一眼,凑到代表耳边说了几句,后面碰杯就少了,大多都是吃菜,陆瑶坐那缓气,舒服多了。

不到一个半小时,谈判基本就顺利结束了,双方在合同上签了字。

见没自己的事,陆瑶和陈总说了声,起身去洗手间,本想抽空抽根烟的,一摸才发现没带包,洗了洗手离开。

到走廊时,刚巧和向东南碰上。

陆瑶主动打招呼:“师兄,刚刚谢谢了。”要不是向东南帮忙,可能她现在喝酒喝的要抱着马桶吐了。

“客气。”向东南淡淡一笑,见她手上湿哒哒的,从口袋拿出手帕递过去,“手上不要沾水,容易着凉。”

陆瑶也不客气,大方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打趣道:“以前我经常看你随身带手帕,没想到现在师兄你这习惯还在。”

“习惯了,而且帕子卫生。”向东南跟着她一起往包间去,两人肩并肩,“我回来时听说了老师的事,不过没你电话,联系不到你。”

“他活该。”陆瑶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师兄你也用不着同情他什么,是他自己坐上这个位置不懂得珍惜,太贪了。”

向东南轻轻叹气,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听说老师还没判刑,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和我说说,毕竟我也跟了老师好几年。”

陆瑶犹豫着,还是将名片接了过来。

遇到向东南时,她都想过和他开口借钱,不过两百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她也有点难以启齿,自己父亲还是他老师,太丢人了。

“嗯,有需要我会和师兄说的。”陆瑶打消借钱的念头,转移话题,“听说你去瑞士不久就结婚了,过的还好吗?”

“不太好。”向东南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淡淡道:“我妻子太好玩,管都管不住,最多的时候一天三个男人来找她,我受不了,提出了离婚。”

“”

陆瑶没想到他的生活是这样,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有个孩子吗,你们离婚,孩子怎么办?”

“她那性子我怕带坏我女儿,所以把财产分她一半,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这次回来,我也把女儿带回来了,打算在国内多住一段日子。”

向东南见陆瑶皱着脸,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师妹别觉得问了不好意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妻过不来自然是离婚。”

陆瑶扯唇笑了笑,没有说话。